CONTENT

30408064.jpg

今天要聊聊筑地——不是筑地市场,而是一家位于筑地地区的鳗鱼饭:宫川本廛。

他家不是名声在外的几家米其林鳗鱼饭之一,但这绝对不代表他不好吃!

宫川本廛(chán)是东京著名的百年老店之一,创始人渡边助之丞出生于“大政奉还”的庆应三年,在东京一家高级鳗鱼店修业后,于明治26年(1893年)在筑地开了这家鳗鱼饭店,并营业至今。

30408048.jpg

他家虽然不如野田岩,广川等名店那么声名远播,却是日本鳗鱼饭届的实力派,味道不论是在媒体还是民间口碑都极高,本地人与回头客很多,同时价格相对也低一些。

在初夏的东京,我们开始了这次探店之旅。

30408049.jpg

6月的东京,到处还是阴雨绵绵的景象。

30408050.jpg

我们打着伞从筑地的酒店出发,步行不到十分钟,就到了宫川本廛的总店和发源地——宫川筑地本廛。

30408051.jpg

我们到的比较早,门口还挂着“准备中”的牌子,店还没有开门。

30408052.jpg

我们就旁边四处逛了逛。大概20分钟后回来,门口的牌子已经翻成了“营业中”。

收伞,进店~

30408053.jpg

从招牌中可以看到,本店的定位是“割烹”。

“割烹”是日本高级料理店的一种,服务和环境都是相对高级的,一般做的也是日本传统食物。

这里的服务非常到位,staff就站在固定的地方待命。不过代价就是,这家店会收额外10%的服务费。

30408054.jpg

本店的布置也很有特色,内部大量采用日本流传已久的朱丹红色装修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让我联想到中国的盛唐时期,一股古典气息扑面而来。

30408055.jpg

这家鳗鱼饭价位分为イ(3,564円),ロ( 3,996円),ハ( 4,428円),ニ (4,860円),中入丼 (7,776円)几个档次(都是日语假名),区别是份量的不同,和鳗鱼品质的不同。

必须要说的是,他家的价位比同档次的名店是要低不少的。我们俩分别点了“ロ”和“ハ”各一份。

点好菜了,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上菜时间。

因为鳗鱼是现烤现做的,我们一共等待了大概40分钟左右。其实这在做日本鳗鱼的店家里时间还不算长的,在有的现点现烤的名店,人多时等上一个多小时也是常事。

30408056.jpg

等待美味的时间,是煎熬又让人期待的~

30408057.jpg

开饭了!美味都在这个珠光宝气(?)的盒子里,他家每个价位的饭,盒子都不一样。

30408058.jpg

一打开,烤鳗鱼的香味四溢,扑鼻而来。

30408059.jpg

他家每份饭都会配一碗“吸物”,意指比味增汤等浓汤更为清淡的汤类。

这碗割烹鳗鱼店内常见的“肝吸”,是加入了鳗鱼内脏用沸水熬成的,清淡而有一股烤出的烟火气息,与味道肥美的鳗鱼很配。

30408060.jpg

拍照的手都在发抖,赶紧开动吧!

30408061.jpg

他家的鳗鱼饭跟在国内的鳗鱼饭味道不太一样:我的这份几乎没有刺,入口即化的口感,不是国内鳗鱼饭那种惯有的甜腻。

这样的一口下去,更能品出鳗鱼的肥美之味;香甜的酱汁也被烤入到了鳗鱼里,回味无穷。

而对鳗鱼味道的把握也非常老道,口感肥而不腻,没有吃几口就饱了的感觉:而是让你每口不断回味,想赶紧吃下一口,填补掉此刻口中没有咀嚼的空虚感。

30408062.jpg

吃得半饱的时候,来一口肝吸,瞥一眼窗外雨中阴天的筑地,很惬意了。

我们在筑地的最后一餐,就在这种安静,又带着割烹店特有的洒落感中结束了。

由于我们来的时候是雨天的中午,客人较少,至于游客,几乎没有。

30408063.jpg

没了人潮的掩盖,这家店内装修陈设的历史感和淡淡的仪式感更显露无疑。

这家百年鳗鱼老店的服务,菜肴,和安静又井井有条的店内气氛,都给我们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如果你不想在筑地市场跟同胞凌晨5点起床排队排到天荒地老,一定要来这边看看,感受不一样的筑地。

30408064.jpg

筑地,这个江户时代以来的繁华之地,除去终日游客喧嚣的筑地市场以外,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名店与小店,像宝石一样安静地散落在银座以东的这些小路上,等着你去发现。

宮川本廛(宮川本店)

東京都中央区築地1-4-6

交通

30408065.jpg

距离筑地市场650米,徒步10分钟

地下铁“新富町”站下车 徒步5分钟

地下铁“筑地”站下车 徒步5分钟

营业时间

11:30~14:00

17:00~20:30 (周日20:00)

定休日

周六

Comments | 13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