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TENT

“外面越荒凉,我的情绪就越高昂

因此,赐予我海洋、沙漠或是荒野吧”

10天漫长而崎岖的路上,我常常问自己:为什么要踏上这个自虐的旅途?

在每日7,8个小时高海拔的颠簸中,感觉太阳穴就要炸掉;在暴雨突至,看不清狭窄山路的黑夜,恐惧渗透在每一双放大的双眼;在色达天葬中弥漫的不适气味,让人至今回想起仍然食不下咽;在亚丁4700高海拔下的8小时徒步,离开了氧气瓶感觉说话都没了力气。

然而所有艰苦毕竟都是肉体上的。回顾整个旅途,我像是一个被束缚已久的囚徒,走出困顿,在八美草原的风里,在色达喇嘛虔诚的眼神中,在亚丁静默的海子和雪山下,一件一件丢掉内心的枷锁。那些在快节奏的环境中膨胀起来的欲望,此刻都变得无足轻重。

我想每个人在阶段性的成长中,都应该有这样的一次远行。或是为了暂时逃避日复一日的生活,或是为了寻找某种生活的答案,踏上一段看似自虐,实则是自我释放的旅途。

旅行的意义从来不是为了某一个目的地,至少亚丁的景色没有惊艳到让我觉得可以完全忽略所有路途的艰辛。往往是在路上的过程本身,让我看清:那些向外寻求已久的答案,其实一直藏在心底。

路线规划

DAY1: 杭州—成都

DAY2: 成都—四姑娘山—丹巴甲居藏寨

DAY3: 丹巴—八美—道孚—炉霍—色达

DAY4: 色达—炉霍—甘孜县

DAY5: 甘孜县—新龙—理塘—稻城

DAY6: 稻城县—香格里拉镇—亚丁短线徒步

DAY7: 亚丁长线徒步

DAY8: 稻城—理塘—雅江—新都桥

DAY9: 新都桥—泸定—二郎山—雅安—成都

DAY10:成都—杭州

巴郎山-四姑娘山

伴着痛仰的《公路之歌》,开启了梦想已久的10天环川西之旅,行驶在山野间蜿蜒的公路上,自然万物都涌过来拥抱你,感觉每一口呼吸都是崭新的,每一片云朵都让人沸腾。

21881349.jpg

21881351.jpg

到四姑娘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,加上阴天,湖泊和山峦都是灰蒙蒙一片,匆匆逛了双桥沟,便赶往丹巴住宿。等我们徒步完稻城亚丁后回顾,四姑娘山其实可以直接略过。

甲居藏寨

21881352.jpg

21881353.jpg

21881354.jpg

21881355.jpg

21881356.jpg

清晨推开门,看见明暗相间的云层,在山谷间低垂盘旋,脑海里不自觉就响起了小娟《山谷里的居民》的旋律,被微凉的晨风,吹进心里来。

“山谷里有风/山谷里有雨

山谷里有树/山谷里有河

山谷里的天永远那样蓝

山谷里的居民住了许多许多年”

登高俯瞰,藏式民居、碉楼如繁星般散落山谷间,在湛蓝的天空下安静沉睡。真想走进山谷中,仔细逛逛这些风格独特的建筑。可惜行程太紧凑,只有走马观花的匆匆几瞥。甲居藏寨真应该留足一天时间。

八美草原

21881357.jpg

21881358.jpg

21881359.jpg

21881360.jpg

21881361.jpg

21881362.jpg

21881363.jpg

21881364.jpg

无边无际的八美草原上,悠然吃草的牛羊如同蚂蚁般渺小。塔公寺的白塔背后,虔诚的人们把经幡浩浩荡荡铺满山坡。看着一路的无限风光,心像草原的风一样自在辽阔。

喇荣佛学院

21881365.jpg

21881367.jpg

21881368.jpg

21881366.jpg

21881369.jpg

21881370.jpg

21881371.jpg

落雪后的喇荣佛学院格外冷冽,一路走上去,随着海拔的升高,明显感觉呼吸变得急促。但就是一个如此不宜居的地方,有着世界最大的藏传佛学院。

一个个沉浸在自我世界的僧侣,旁如无人地走过身边。我们如此接近,内心世界却几乎是平行。我们孜孜以求的诸多物质条件,在他们的生活中甚至都不存在。对于别无所求的他们而言,有了信仰,就有了内心的平静安宁。

就在我们到达这里的两周前,胡歌骑行喇荣的图片上了微博热搜。通往这里的路颠簸无比,我们坐在商务车里都被颠得撞到车顶,很难想象他一个人骑摩托车是怎么过来的。用这样的方式度过自己的35岁生日,老胡真的是有信仰又有个性。

21881372.jpg

21881373.jpg

第一次身临现场,看到了传说中的天葬。虽然天葬台被围住,但是看到成群的秃鹫如神灵般降临的时候,竟在震撼和恐惧中升起一种敬畏。天葬台旁的寂静塔内整齐地摆放着亡者头骨,巨大的转经筒上也围满了亡者的头发,在岁月的风中被一丝丝吹散。

人用最后的肉身回馈自然,也许灵魂也会在自然中得以超度。

海子山

21881374.jpg

在甘孜的酒店吃完早饭,望向窗外,一道晨辉照映在白塔上,金光熠熠,有如神谕。朝着光的指引出发,梦想中的稻城亚丁,离我们越来越近了。

21881375.jpg

21881376.jpg

21881378.jpg

本想着一路直达稻城县,却被海子山的美绊住了脚步。海拔4500的高原,阳光耀眼,天空蔚蓝,1000多个大大小小的蓝色海子,散落在一望无际的乱石嶙峋中,宛如玄幻电影中的蛮荒世界。

大地的荒凉和野性之美,带给人无言的震撼。正如梭罗所说:“外面越荒凉,我的情绪就越高昂,因此,赐予我海洋、沙漠或是荒野吧!”

亚丁:冲古寺-仙乃日雪峰

21881379.jpg

21881380.jpg

21881382.jpg

21881383.jpg21881381.jpg

亚丁第一天,为了适应高反,走了短线,只玩了冲古寺-珍珠海。看多了仙乃日高饱和度的倒影照片,看到实景后果然没那么惊艳。庆幸的是前几日,亚丁还因为游客爆满而限制进入的人数,并且一直阴雨,今天我们来了后,不但天气放晴,游客也缩减了大半。

亚丁:央迈勇神山

21881385.jpg

21881387.jpg

21881386.jpg

21881388.jpg

21881389.jpg

21881390.jpg

21881391.jpg

21881392.jpg

21881393.jpg

21881394.jpg

怀揣着几年来的憧憬,跨越2700公里的距离,历经6天的长途跋涉,这片隐秘而奇美的人间净土,我们终于要踏足了。

坐着光观车驶向洛绒草场的路上,路过一片被晨霜覆盖的湿地,广袤静谧,像是睫毛上落满雪的少年,在黎明的光影中,慢慢睁开双眼。央迈勇被点亮的雪峰,倒映在瓦蓝的水面上,只看一眼,就能感受到美的强大震撼力。

央迈勇美得遗世独立,在任何一个角度,任何一个取景中,它都是最亮眼的存在。难怪初次见到央迈勇的洛克写到:“在我眼前的晴朗的天空衬托下面,耸立着举世无双的央迈勇雪峰,它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雪山。”

亚丁:五色海-牛奶海

21881396.jpg

21881397.jpg

21881398.jpg

21881399.jpg

21881400.jpg

21881401.jpg

21881402.jpg

21881403.jpg

21881404.jpg

21881405.jpg

21881406.jpg

21881407.jpg

在4700的高海拔中不停爬坡,爬到连近在眼前的雪山都出现审美疲劳的时候,宝石般的牛奶海突然出现在群山的环抱中,碧蓝澄澈,纯净无暇,在一方黛色的山石中蓝的那么超凡脱俗,激动震撼才消弭了疲惫艰辛。如果说亚丁连绵的山峦是一个巨神,那牛奶海一定是他吸纳所有美的眼睛。

站在五色海边的山脊上,背靠日光照耀的央迈勇神山,俯瞰着这个“蓝色星球的最后一滴眼泪”,忍不住感叹:稻城亚丁,we made it!

友情提醒大家,一定要先走到牛奶海,在返回途中再看五色海。如果先爬上五色海,再去牛奶海,你会经过一段几乎直线的陡峭山崖,四肢着地都很难爬。但是从这里下去会比爬上来容易一些。这段山路真的很容易崴脚或者跌落,要格外小心。

亚丁:洛绒草场

21881409.jpg

21881410.jpg

21881411.jpg

午后的阳光照在焦糖色的草甸上,马儿们在雪山脚下悠然地吃着草,秋天的洛绒草场美得如同油画一般。

稻城-新都桥-成都

21881412.jpg

21881413.jpg

21881414.jpg

21881415.jpg

离开稻城后,我们在体力几乎耗尽的时候踏上了归途。虽然路过了奇特的红草滩,摄影天堂新都桥,我们全部没了游玩的兴致。都说九寨归来不看水,亚丁归来的我们,看到沿途的所有风景都变成了浮云。

回到成都后,火锅串串轮番吃起,按摩泡脚更是必不可少。离开成都前,我们还去逛了声名在外的方所。看着店内挂着的“探索之必要”,觉得分外契合此时的心境。探索之必要,读书如是,旅途如是,人生亦如是。

希望我们永远怀揣对远方的向往

步履不停,探索不止

Comments | 1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