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段时光

已经很久没有写游记了,游记这种形式好像已经不实用了,不如当下包括窝里也在推崇的简约快时尚的小笔记、vlog…对于这个快节奏的社会更适用,但是游记的形式是我最早认识马蜂窝的样子。

就像现在旅行中大家都会用手机记录下景色和心情,但是每次旅行,我和豆先生都还是坚持一人背一个笨重的单反,还要在背包里装上各种长焦,广角,定焦镜头。这是我们记录旅行的方式。

2019年,记载我诸多不舍的告别离开,选择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。这一年内心一直被恶与负撑的满满的,从原来的觉主变成了失眠超人。但我依然渴望美好、渴望内心重新恢复清澈干净。